空響

绝望的咸鱼。

【周叶】小团圆 58

啊啊啊啊啊啊TATQAQ这篇…写得跟原著好贴………
我也一直觉得修哥太纯粹了,他一直什么都不在乎,唯一在乎的东西反而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渐渐失控…太心疼他了………

小乐清水子:

而他对叶修是唾手可得的,寸步不离地追着、捧着,叶修就不当回事了。


以周泽楷这一瞬的心境,患得患失简直是难免的,他不禁又想,之前笃信的叶修对他的所谓回应,还不就是那么回事么?像弹簧一样,他按一下,叶修跳一下。


 


第八赛季伊始,嘉世战队便以三连败的战绩,洗刷了荣耀圈子,其中还有贺武战队这样的庸手。这让嘉世在酷暑天的封闭集训变成了一个笑话。没有什么比满怀希望,又失望,更能引发更深的失望了,嘉世粉丝对队长叶秋的怨气规模空前地涨起来。


就在这节骨眼上,一家荣耀周刊在最新出版的一期中,刊登了一篇质疑叶秋的文章。这年头站出来质疑叶秋的还少么,但是这篇文章的方向很是新颖,它触碰了敏感话题——质疑叶秋出工不出力,打假赛。敢这么写,一定要有点不太牵强的论证才行,作者给出的分析是,叶秋虽然今不如昔,但没理由水平断崖式的下跌,打贺武都输得那么难看,比赛中多次出现团队配合失误,有几次失误,低级到根本不是嘉世这样传统强队该犯的,除了故意而为,实在想不出别的解释。如今荣耀联盟的商业程度这么高,一场比赛的输赢很值钱,是不是叶秋准备退役了,想临走前捞把钱,看准和弱队的比赛赔率高,在博彩网站买了自己战队输?


文章噱头搞得响,引发了一定的关注,好在杂志本身不够权威,又没有实质性的证据,除了一些阴谋论爱好者深信不疑,到处宣传,头脑清醒的人也不少,当杂志为了博眼球写的。更有眼尖的人指出,这本叫荣耀先锋的周刊不是第一次登这种文章,几期前的创刊号,他们就做了一期专题,细数联赛中被怀疑过是打假赛的比赛,还请了人组成专家鉴定团,进行分析,搞得十分振聋发聩,仿佛这样才配得上“先锋”的刊名似的。这次摆明了是把火力都集中到了叶秋身上。


接下来的两轮比赛,嘉世一胜一负,胜得是排名垫底的队伍,这种胜利实在不能被粉丝当成安慰。《荣耀先锋》也用连续两期的篇幅,深入对叶秋的质疑和起底,让它一分析,过去一年里,嘉世输掉的所谓的不该输的比赛,都在嫌疑之列。


就算不是什么大事,两周下来也讨论出一些热度,何况事关职业选手最重要的职业操守。凡事都怕持久的关注和发酵,更不要说有些营销媒体借东风,接二连三地引导舆论的风向。一句话口口相传久了,假的也成了真的。有自主判断能力的人不多,多数人喂什么吃什么,一些看起来无稽之谈的事,只要有了一条能说通的解释,接受的人就会越来越多。而且荣耀不同于其他的比赛,场上人员的调配、战术的制定都由队长负责,想放水,完全可以靠队长一手操控出来。


一些激进的嘉世粉丝对叶秋本就失望透顶,越看越有道理,很容易就被煽动起来了,大义灭亲似的反过来帮着诘问战队。还一些始终坚信叶秋的粉丝,不满偶像蒙受不白之冤,四处申辩争吵。更有一些人,跑到联盟的官网下面,怀疑联盟对比赛的监管是否存在盲区……


渲染出了一定规模,嘉世少不了要站出来发声明,以示战队的清白。联盟也拿出了慎重对待的官方做派,表示在监管方面,“在职责范围内尽了最大努力”“维护比赛的公平公正”,一旦发现打假赛的行为,“绝不姑息”。若看下来,这一串表态,无论是嘉世的还是联盟的,并没有替叶秋担保,都只是专注为自己正名,颇有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明哲保身的意味。有人认为这下叶秋总该站出来说点什么了吧?叶秋只是通过嘉世的随队记者,说了四个字,清者自清。


 


叶修提着一小袋日用品从超市出来,在走廊里碰到了刘皓,看刘皓那样子,像是专门在这里等着他。


“怎么不进去训练,有事?”叶修摘下烟,问询地看着刘皓。


“对啊,叶队……”


刘皓先说了点别的,随后堆出一脸的关切,凑近叶修压下声音说,“叶哥,我想来想去,总觉得不对,那本杂志好像故意针对你似的。”


叶修的表情一成不变,和刘皓保持着较近的距离,对着他瞧了一阵,说,“哦,那是因为有人操控舆论想抹黑我啊。”


“啊?”刘皓抻着脖子瞪着眼,料不到叶修会这么说,“不会吧?要抹黑的话也是该针对嘉世吧……而且,这种程度好像不太够……”


“你是说弄不死我么?“


“呃……”刘皓脸上显出一种似尴尬非尴尬的表情。


叶修没当回事,笑了笑继续道,“这种事大搞特搞反而站不住脚,他们拿不出实质证据,光靠分析,慢慢地也就不了了之了,所以抹黑我的人也没想一耙子把我打死,大概只是想制造出我负面消息缠身的印象吧。”


刘皓也陪着笑,却说不上什么来。


“谁想黑我,我心里有数,这下你放心了么?”


不等刘皓这次的表情出来,叶修已经走开了。


叶修回了训练室,有两个队员不在自己的座位上,跑到别人座位旁边站着聊天,他们看到叶修,才晃晃悠悠地挪着回去。叶修仿佛没看出来他们的怠慢似的,点着名说训练时间就是训练,要聊天等休息时再聊。


那两个人对着各自的电脑屏幕撇起一边嘴角,摆出不屑的神情,故意很响得拍打了两下键盘。


叶修也像没听到似的,把带回来的奶茶空降到苏沐橙面前,在她身旁坐下,开始自己的训练。


苏沐橙又甜又脆地说着谢谢,把奶茶捧过来插上吸管。


做完一整组计时练习,叶修又点上一支烟,一直咬着,慢慢地出气。电脑屏幕停在训练统计界面,他打开一个文档,写些什么,烟灰烧成长长的、枯朽的一串。


苏沐橙把脸别过去,脸上的笑也一点一点消失了。她没法想象叶修还能在这间训练室里安之若素。可不是活得这么纯粹,叶修就不是叶修了。


也正因为如此,他才会跟周围都格格不入,只要他存在,就会成为某些人容不下,欲除之而后快的障碍。尽管他什么都没做,什么都不想做,只想专注自己的事而已。

评论

热度(8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