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響

绝望的咸鱼。

六爻丨童如韩木椿丨寒梅著花未

眼瞎错过了这篇………
师祖啊……QAQ…………

恒山羽。:

        腊月初八,寒梅降霜,清清素素一层薄白,敷在不知堂外玉蝶龙游上。


        树下岁月峥嵘。童如气急败坏卷起一册书,不知第几次敲上徒弟的后脑,恨铁不成钢的斥道:“教你的符咒刻的稀松二五,镇日里除了栽花就是喝酒,成何体统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师父息怒,刚出关不宜动火。”韩木椿不躲不闪,生挨了这不痛不痒的一下打,眉目微弯,笑意便入了眼,乖巧奉上早就备好的酒。“尝尝我的百花酿,喝完再罚也不迟。”


        盯着那张如玉笑脸,童如打舍不得打,骂舍不得骂,头疼的恨不能短活数载,当真拿他毫无办法,只得放弃责怪,转而又问:“剑法呢?练的如何了?”


        这无疑是废话,韩木椿立刻收敛了笑意,讪讪摸了摸鼻尖,明白无误传递着“不如何”的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 对面人额角青筋跳了跳,仿佛瞬间沧桑了五百岁,他深吸口气,将一柄木剑扔到韩木椿怀里:“练给我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可怜韩木椿只会倒背如流,空有口舌,四肢却不勤,一套扶摇木剑舞的空有其表,全然不得精髓。童如轻叹口气,自后握住他的手,带着尚矮他半头的小徒弟,以身为标,在心跳如雷下,板着脸引他领悟一招一式。


        冬梅凋谢,夏蝉嘶讴,寒来暑往几个轮回,童如静静藏在铜钱内,看他的小椿安坐堂前,眉宇间深刻年痕,面目全非,岁月不复。


        大能修得呼风喝雨,便渴望白日飞升;百姓赚得富贵寿延,便渴望子孙满堂,人生于世,即生贪求,但大抵都求而不得,徒增痛苦与烦恼。


        当年童如采药顿足,在百年孤冷生涯中,贪得一个携手折花的韩木椿,却求不来能与他携手白发。


        花开无百日,开无百日红。韩木椿如今终于舞得起扶摇木剑,却再也提不动栽花的木锄。


        ……来日倚窗前,寒梅著花未?童如轻叹。韩木椿似有所感,阖起的眼半睁,指腹微微抚过袖中的铜钱,喃喃念了声师尊。

评论

热度(197)